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新聞頻道>>人物>>

專訪 | 攝影師時曉凡:攝影的本質是一種紀念

來源:新浪圖片       作者:翟紅剛       責編:張雙雙       2019-05-21

1558427382417706.jpg

時曉凡(英文名:Quentin Shih)

1975年生于天津,曾就讀于東南大學自動化工程系及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VA)視覺影像專業。作為中國最優秀的商業攝影師之一,電影化團隊及制作流程為他建立標志性的敘事化影像風格;作為影像藝術家,其攝影作品曾在包括北京尤倫斯(UCCA),巴黎歐洲攝影之家等美術館展出,并被美國、法國及比利時等美術館收藏。

多年來他一直與包括Vogue,迪奧,路易威登等最重要的時裝及商業客戶保持攝影及視頻短片藝術項目合作,并能在作品中完美平衡藝術與商業。


采訪、撰文(Q) | 翟紅剛

攝影師(A)/時曉凡

Q:你是怎么開始接觸攝影,并成為一位職業攝影師的?

A:我在東南大學自動化工程系畢業后來北京發展,一個偶然的機會開始給一家外國人創辦的純英文雜志《Beijing Eyes》做攝影師,這家雜志是《Time Out Beijing》的前身,有點像精品城市指南,總是報道一些奇奇怪怪很有趣的事物。通過這份工作,我接觸、拍攝了很多地下搖滾樂隊,這些都為我自己日后的攝影創作積累了一些資源。

我算是中國最早有個人網站的攝影師,在90年代我已經開始經營自己的個網,而且一直都是純英文模式。國外的機構和平臺他們想要找中國攝影師合作,他們只能搜索到我。所以像美國的《新聞周刊》、英國的《每日快報》都會不定期找我約稿。按照當時的生活開銷,每次幾百美金的稿費確實不菲。那時我就覺得,有幸能成為一位職業攝影師,是非常幸福的事。

1558427366592863.jpg時曉凡攝影作品

Q:你是如何去找尋自己創作風格的?

A:說實話,我們這代人的教育里沒有什么視覺教育。我小時候家里的掛歷都是些非常傳統的明清山水畫,真正的視覺啟蒙是在大學時代。那時總愛趕時髦,去淘那些當“洋垃圾”進口的音樂卡帶封面都是些酷酷的搖滾音樂人。所以在攝影上,我的啟蒙不是安塞爾.亞當斯、羅伯特.卡帕。我們那個年代“酷”是很重要的標準,這就是我們的態度,一定要和主流反著走。時尚攝影本身是最接近這種態度的,自然風格也是這樣。

1558427368728137.jpg《似曾相識》,時曉凡

Q:直觀上你早期的視覺語言非常直接,而后的創作包括《似曾相識》、《La Habana in Waiting》 視覺風格有明顯變化,在攝影創作上有哪些觀念的轉變影響了你?

A:以前我很在意作品的技術處理是否完美,但每次展覽的時候,總會有人問我:你是怎么拍出來的?這個技術是怎么處理的?這些問題讓我很不舒服,因為我覺得作品的主題被忽視了。我開始感受到“技術是個障礙”,它有時候會阻礙作品與人之間的交流和藝術家的自我表達,讓人忽視你真正想說的。

1558427369997439.jpg《哈瓦那》, 時曉凡

Q:為什么選擇在事業發展的高峰期出國留學?在美國的八年對給你帶來了哪些影響和轉變?

A:09年我太太去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留學,我也參與了紐約視覺藝術學院一個為期一年的學術交流項目。98年大學畢業到09年出國,這十年我在攝影上的發展非常順利,那時我已經給很多時尚大牌掌機,包括與迪奧合作拍攝了《玻璃箱里陌生人》。但我覺得自己其實一直是在消費大學時的知識儲備,包括聽的音樂,看的書都沒有太多變化,所以那個時間點我需要去海外沉淀,需要攝入新的知識。

1558427372436637.jpg時曉凡攝影作品

由于我出國前已經有足夠的經濟積累所以在紐約的日子我過得清閑,每天可以看書、逛畫廊、買畫冊、聽唱片,并且我開始重新思考攝影不同于其他藝術的本質。

Q:在紐約那些年的探索,關于攝影的本質你得出的結論是什么?

A:我很喜歡羅蘭·巴特的一句話,攝影就是“曾經存在過”。攝影是不同于繪畫或者其它一切藝術形式的媒介,它是獨一無二的。比如我畫一顆樹,我今天完成和明天完成差別不大;但是攝影就不同了,我晚一天拍葉子可能就落光了。哲學上它是一種“此時此刻”的概念。在拍攝的那一刻,這張照片就被賦予了時間和空間的維度。

但是攝影作為一門藝術在中國的存在感不高,攝影對于大部分中國人的意義還是“記憶和紀念”,就像我們家庭相冊里的全家福、旅行中的風景照。

1558427367451994.jpg時曉凡攝影作品

Q:促使拍照的動機是什么?是記憶嗎?

A:“情感就是記憶,想象等于回憶。我發現我們拍照時的動機與映射現實毫無關系,我們僅僅是在現實中尋找一些似曾相識的影像。這讓我拿起相機不斷前行,像是一個幽靈尋找她不可回到的前身,期盼著在某個時刻、某個地點、和記憶深處的某個影像再次重逢。”我在闡述里寫的這段文字,可以作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每個人的記憶都承載著一個獨特的自我,拍照就是尋找記憶的過程,因為我們不會有興趣去拍攝記憶中沒有的東西。所有的視覺藝術都是在與死亡對抗,與正在消退的記憶對抗。

1558427368207140.jpg《似曾相識》,時曉凡

Q:你一直都是用導演攝影(Stage Photography)的方式拍攝嗎?

A:我一直都是用導演攝影創作,通常都是按電影劇組創作的規格,你看到照片里所有的物件、燈光的設置,都不是隨意的,都是我精心設計過的。我覺得每個攝影師的“詞匯量”是不同的,攝影師都是在用自己所擁有的詞匯量拍照。我比較幸運,一直都是和中國最頂尖的制片團隊合作,能夠拿到非常充裕的經費去創作,能夠允許我像拍電影一樣去拍照。

1558427370173787.jpg《哈瓦那》, 時曉凡

Q:你的作品風格強烈,給人的直觀印象是充滿情緒的敘事和戲劇化的色彩,你是怎么形成自己標志性的風格的?

A:我覺得一位成功的商業攝影師,要經歷幾個階段的成長。第一個階段是要有國際視野,你得知道什么是好的。第二個階段是你要形成自成一派的風格,不管是在技術上、還是在主題上。在這個階段我們可以尋找自己創作的靈感, 比如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的繪畫給了我不少啟發。第三個階段,我覺得是最難的,只有藝術家才能干,就是要有personal statement(個人闡述)。即使是拍商業廣告,也要有攝影師的個人闡述,能到第三個層次的攝影師都是鳳毛麟角。說白了必須得是以做藝術創作的方式來拍商業攝影,才能不斷強化、體系化自己的風格。

Q:有不少職業攝影師都在嘗試藝術創作, 但仍然難以脫離商業氣息,你怎么看待這種狀態?

A:我覺得攝影師在做藝術創作的時候要跨過兩個坎。第一個坎:認為藝術只是一個idea,是一個創意項目,把這個創意完成就是創作了;第二個坎:太在意技術是否精湛完美,被“形式主義”束縛想法。藝術還是應該更多元化,應該關注“我是誰”,而不是“他們是誰”。與觀眾有關的線索才是觀眾希望看到的,也是作品里能產生共鳴的。

1558427373606361.jpg時曉凡攝影作品

Q:未來有什么新的創作計劃?

A:我現在準備籌備拍一部故事片電影,正在勘景。我希望能多去嘗試一些新的事物。

更多作品欣賞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3分赛车走势